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狩】(07)【作者:kevin agreas】
【狩】(07)【作者:kevin agreas】
字数:341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七章

  「……你的工作令人满意……为了吾主的荣光……下一步就是重返欧洲,取走那件东西,而贪婪会让这些自命正义之徒总是落于人后。」

  海藻那灰暗的影像从灵石上方消散,消去的灵光证明其报废之迅速。这些灵异手段和科技比起还是过于昂贵,因此为历史所埋葬淘汰。

  西方狩魔人们换上火绳枪、研发圣水……而东方却执迷于恢复古代的灵性……好在那些人尽管与时俱进,但也堕落更快……

  大和舞姬唇上黑痣嫣然一撇,昭示昭和时代以来的不改忠诚:「组织在基辅的布置吸引了大半个远东的狩魔人前往,我们的能力从而得以在北地彰显,诸君……履行你们的义务。」

  她的屏风绘画自有一番暧昧,而秋本舞衣的身躯更是横陈玉体,白与红的罗带堆叠于身下,叫那几近枯槁的男人不堪重负……

  「领命。」

  眼神始终不曾向上和上峰接触,一袭亮金外套的女性血族点头称是。布兰度小姐深知对方的实力和伎俩,只是这依旧不能令她心悦诚服……或许是她体内的精华之种来自于那个男人……又或许是她的骄傲是她身为邪恶生物的阻碍。
  「走吧。」

  「没了那鼻涕虫,和你合作的话应该会很有意思。」

  刘海掩盖住六只可怖复眼,背后的锐利节足收束至露肩皮衣的腰后,妖妇的声调由沙哑渐变动听。躯干也从倒吊翻覆至立定,流畅地向前并肩行走。

  「希望如此。」

  掩盖住地下巢穴的门禁,金发女子熟练地调用血华护住体表,进入了阳光之中。在她敏锐听力中留下的最后句子是:「在下的属下业已出去,我们能享受一个无人打搅的夜晚了呢~ 罗尼~ 」

  之后……

  「不要靠近我啊……」下体受蜜壶的吮吸再度喷涌白色之泉,内里褶皱的不懈蠕动契合男人最原始的交配本能,为了止住发自根骨的「痒」,被称为罗尼的男人每次外拔后终究还是得向前递送。

  猫戏老鼠似地停止下坐动作,妈妈桑的内腔安忍不动如大地。习惯地维持抽送,棕发男人身心俱槁,怎能静虑深密思秘藏?堪堪忍住再次交代一发的欲望。
  「在你完全交代法兰克福的组织结构之前,奴家是不会放过你的。但鉴于你已然透露的内容,也不是不能给你一个机会,假使你能忍住3分钟好了……就放你一马哟~ 」

  从背后扶起命定的囚徒,女子的软肉厮磨男人的后背,宛若技艺娴熟的推优按摩师。事实上,作为邪神的宠儿,她的体液早已不输任何精油。

  呃……嘶……

  听得见罗尼牙关中的气息,「铁娘子」的手指利索撬开他紧闭的嘴巴,富余的口水和女子指甲中暗藏的催情质接触,瞬时化为夺命的饮料灌进他的食道内。
  嚯!秋本左掌摁压着猎物小腹下处,内里的膀胱受此刺激也逐渐变得奇怪了。膀胱外的体表刻蚀深紫八爪印记,这精心设计的淫纹和内里的助情液体一并发力,勾动罗尼出卖生命的肉欲。

  似是见过上百次这样的情形,她不过嗤笑半声,就将右手移到大叔的下腹,微尖的指甲顺干瘪的肌肤滑至鼓囊的两蛋之间,五枚彩甲反复刮弄期间细密的褶皮,一手撩蛋绝活是她年轻时就练就的不传秘技。

  「解放你自己最原始的欲望……然后抵达愉悦的终焉……」

  射意难止,白浊激浪。

  大脑彻底空白了吗?在死亡威胁和这等快感面前……危险的灵能读心,在此时施展吧~ 至于失去利用价值的肉身……哼哼,我的菌群也很饥饿了呢~
  巫女从安全屋的洗漱间踱出,娇小的胴体在三天中已然疤痕遍布。

  三组人马一番苦战,尽数回归,这业已是最好的结果,不应奢求更多。
  大腿、后背、腰腹……在符箓的帮助下,痊愈固然很快,可是又有哪个女孩对这些能全然不在意呢?

  纵使拥有献身的觉悟,人还是没法达到完美吗?

  「感谢你,桔梗小姐。只是……」

  半魅魔怯生生地在门廊的一边对自己说道,欲言又止的模样暗藏惊恐。
  「行,我会替你保密的。但同行的那位女士……」

  半秒不到的时间足够做出利弊分析,京子的保证制定得仿佛不含迟疑。
  「我会亲自说服的,再次谢谢你当时为我做的一切。现在,失陪一下,我要去照顾安……犬了。」

  居家打扮的女人匆忙告退,若有所思的巫女捏了捏颈部的晶石项链,不再思考希尔丽丝心神不宁的原因。

  不是每件事都要寻根问底。

  「原来情况是这样吗?」

  沙发椅上斜搁着左手、翘起右脚的周就啜饮宝矿力歇息,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叫讲究怪京子小姐觉得欠打非常。

  当然,这在他对过的那个……狂野范姐贵的衬托下倒称不上什么罪过了,敞开大衣,里面只穿运动款胸衣和短裤,转换一下性别简直就是标准暴露狂的打扮。更不要说,那种下层位面邪恶生物的特有「恶臭」……

  纳塔厘吗?还是提夫林?

  「我知道你尽力了,但那个老鬼就没留下一点遗产吗?比如说什么星辉国际的地契、拱墅驾校的股权或者三百万美金的大额存单之类的……」

  「你这矮子的掩饰……还是和以前一样烂……」

  点破对方的故作耍宝,女人终究还是取出了一样事物……半只金丝墨镜……
  「他咽气前说,如果是你的话,应该看得懂。」

  接过墨镜的JOJO神情略僵,灵视扫过后一无所获,转移话题:「这件事日后再说吧,眼下的麻烦可棘手得多。凭我们几个想要阻止活祭还是困难,除非有个周详计划……」

  「那就先说说小鸟的发现吧。」在责怪意味满满的半魅魔搀扶下,安德鲁缓慢坐到室内空着的第三张椅子上。

  「我大概推测出他们活祭的最终地点和目标了……咳咳……」

  「愿闻其详。」

  调整身姿,文青想要听听自己救下的男人究竟所思何物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